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龙印战神第253章风震挥锄

发布时间:2020-01-29 22:14:17

龙印战神 第253章 风震挥锄

循着通道,片刻后,孙言来到指挥官办公室,推门而入,看到办公桌后坐着的人,他不由一愣,这桌子后面坐着的是一位英俊威严的军人,肩章上一颗金星闪耀,显示着他将军的身份。

“将军,您好!”孙言礼貌的打招呼,旋即左顾右盼,“咦,程臣上校呢?不是他找我来的么。”

办公桌后坐着一名军人,却不是程臣上校,而是风震少将,他正一脸严肃地注视着孙言。

孙言只在两天前见过风震一面,心中猜测这位少将是舰队的指挥官,但是,程臣上校并没有介绍,并且,他隐约觉得,程臣上校和这位少将似乎有点不对盘,这只是他个人的感觉,因为程臣上校给他介绍了很多人,唯独没有介绍这位少将。

“你叫孙言,是么?”风震少将沉声道。

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孙言立时脸色一整,立正行礼:“报告长官,是的。”

翻开着桌上的档案,风震少将对于孙言的敬礼恍若未见,头也不抬,随口道:“嗯,坐下吧。”

看了看风震对面的椅子,孙言走过去坐下,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好像是在审问犯人一样。自己怎么说,也圆满完成了“挖洞行动”,至少不该是这种待遇吧。

坏了,难道是军部想过河拆桥,哥哥我拼死拼活完成了“挖洞行动”,不会到头来,一点奖励都捞不到吧?

孙言联想到程臣上校这两天来的态度,顿觉是很有可能,这年头,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的事情层出不穷。别看军部在奥丁星域的势力滔天,越是这样庞大的势力,越是容易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想及此,孙言心情有些惴惴不安,试探地问道:“请问,长官,有什么事吗?”

“我是这支舰队的指挥官,军衔是少将。”风震少将抬起头,目露厉芒,沉声道:“孙言,你犯了严重的错误,我现在正在考虑补救的办法。”

风震板着脸,面表情,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气势,不怒自威,让人心惊胆战。

“严重的错误?”孙言瞪大眼睛,失声道:“这位将军,长官,我可是圆满完成‘挖洞行动’了吧?”

挖洞行动的真正目标,就是营救罗蝶舞少将,先不说孙言在此次行动中的职责早就完成,单说是摧毁“超导元能炮”发射台,这份战绩怎么说也该是居功至伟。

现在这位中年少将一张嘴,就抹杀了孙言所有的功劳,反而说他犯了严重的错误,这不是扯淡么?

顿时,孙言脑海中浮现一个词――派系倾轧。

这个中年少将一定和程臣上校不对路子,因此,想找个借口来刁难他。问题是,你刁难归刁难,如此的颠倒是非黑白,未也太说不通了吧。

见孙言面露冷意,风震少将也自冷笑道:“怎么,你觉得我是在冤枉你,刻意扭曲事实?”

“这种事,大家彼此心知肚明,我想请问这位长官,我到底犯了什么严重错误?”孙言淡淡道。

“哼!你小子倒还有几分脾气。”风震少将神情讥讽,翻开面前的资料档案,“孙言,地球历4328年1月4号,凌晨4点34分,你在喜恒星附近,是不是驾驶那架黑色战机,击毁了一支磐龙军团的护卫舰队?”

孙言想了想,老老实实点头承认:“没错,是有这么回事。”

那是他驾驶黑色地龙战机,带着辰清涟刚逃出来,也是与那一支舰队的战斗,让他明白了自己在驾驶元能战机方面的才能。

砰!

风震少将猛地一拍桌子,砰砰作响,怒喝道:“哼!那你还敢狡辩自己辜?你可知道事先,我们已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布置了连环陷阱。准备以这支舰队为饵,引诱磐龙军团的大股部队出动,进而蚕食消灭。可是你呢,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说着,风震少将霍然起身,指着孙言鼻子,疾言厉色道:“仗着自己是元能战机的天才飞行员,就独自行动,擅自将这支敌方舰队消灭,你以为那是什么地方?那是战场,不是你表现个人英雄主义的地方。你可知道,如果当时能够诱敌深入,我们的舰队就能毫发损,将磐龙军团击退,又怎么可能有后来那么危急的情况。”

“这……”孙言顿时傻眼,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内幕。

“哼!你自己看看吧。”风震少将将资料档案丢在孙言面前,冷笑道:“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冤枉了你。”

打开那叠资料档案,孙言看着里面记载的内容,越看越心惊,冷汗刷得就渗满了额头。这份档案里的内容,记载的正是喜恒星大战前,军部的周密计划,正如风震所说,如果能够诱敌深入,那场战役军部甚至不会出现任何伤亡。

顿时,冷汗浸湿了背脊,孙言呐呐道:“对不起,长官。这是我的,我没有及时询问行动进展。”

“闭嘴!”风震少将怒目而视,喝斥道:“别提这件事,行动中擅自关闭通讯,简直毫组织纪律性。你简直是军部的耻辱。”

紧跟着,风震少将冷笑不已,嘲弄道:“我之前就和程臣上校说过,不要擅自用外行来执行任务。这家伙就是改不了老毛病,现在倒好,他要替你背下所有的黑锅了。”

“什么?程臣上校。”孙言大惊失色,霍然站起来,毅然道:“这件事是我的,和程臣上校关。请将军您详细核实,我愿意承担所有的过错。”

闻言,风震少将眼底掠过一丝赞赏,微不可察,放缓语气道:“其实,事情也不是没有斡旋的余地。你成功窃取辰家的星图,又在喜恒星战役中破坏‘超导元能炮’的发射装置,这些功劳是实实在在的。军部一向赏罚分明,不会扭曲事实,抹杀你的战功。”

孙言面露喜色,道:“这么说,可以将功抵过?程臣上校就没事了么?”

“功是功,过是过,那是两码事。”

风震少将挥手示意他坐下,严肃道:“此次‘挖洞行动’,你应得的奖励,军部一样不会少了你的。可是,犯下的错误,却也是必须要惩罚的。”

“这……,那该怎么办?”孙言愁眉苦脸,他发觉这位将军,倒也不是那种颠倒是非黑白的恶人。

风震低着头,翻看着另一份档案,微微点头道:“孙言,你是一名武学天才,元能战机的驶方面的才能,也堪称是天才飞行员,军部对于你这种人才,一向是相当宽容的。根据相关的规定,鉴于你的行为严重程度,你必须在军部服役10年,累积战功,以此来抵消这次的错误。这是相关的规定流程,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签字吧。”

说着,风震少将又递过来一份文件,上面的内容,则是有关以服役,来抵消惩罚的相关规定,白纸黑字,清楚明白。

浏览着这份文件,里面的内容毫一丝漏洞,孙言看了一遍,手里捏着笔,迟迟没有签字,他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见少年一直没有动静,风震少将眼底掠过一丝焦急,沉声道:“孙言,我看你是一个出色的人才,起了惜才之心。方才用这项规定,否则,哼,我倒是很想看到程臣这家伙被送上军事法庭。”

军事法庭!那程臣上校的前途岂不是毁了。

孙言心中一惊,决然道:“好的,我签!”

拿着笔,正准备签下自己的名字,却听砰得一声,办公室的门轰然被撞开,程臣上校窜了进来,看到办公室内的情景,程臣上校的那张圆脸立时露出惊恐之色,高喊道:“阿言,别签!”

身形一闪,程臣上校就冲了过来,制止了孙言的动作,一把拿起那份文件,仔细浏览起来。

“程臣上校,你没事吧。”孙言惊喜道。

“哼!”

程臣上校也不答话,砰得一声,将这份文件摔在桌上,指着风震鼻子,劈头怒骂:“好你个混蛋,为了挖墙角,竟敢伪造军事文件。你眼里,还当不当我是生死战友,挖墙角挖到老子身上了。”

此时,程臣上校再平时的亲和,面目狰狞,随时准备动手掐架的架势。

“伪造的文件?假的?”孙言顿时傻眼,愕然看向风震。

面对孙言的注视,风震少将微笑着站起身,慢条斯理道:“小子,别这么看着我,所谓兵不厌诈,你要学的东西还是很多的。”

接着,他转头看向程臣上校,斜眼道:“挖你的墙角?你这话有问题吧,这小子还没有服役,怎么能算是你的人呢?我这样做,只是为军部招揽人才而已,又哪里是挖墙角,老程,咱们熟归熟,你这样诽谤我,我也是会翻脸的。”

“翻脸?”程臣上校脸色铁青,卷着袖子,怒声道:“老子早就想揍你了,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你有一个深刻的教训。”

瞧着两人间随时要爆发的火药味,孙言目瞪口呆,不知该怎么劝阻才好。

这个时候,老郑悄悄溜了进来,扯着孙言就往外跑,出了门,顺手把办公室的门关紧。下一刻,里面就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砰得一声,合金铸成的门似受到重物的撞击,轰然作响。

都昌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长淮口腔中医医院正规吗
西宁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怀化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