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弃 第三十一章 谈判(上)

发布时间:2019-09-24 17:23:18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弃 第三十一章 谈判(上)

回到苏府。

苏沉径直回尘罗院,刚到门口,就看到剑心走来:“少爷你真是的,又自己一个人就出去,把我丢在这院里。那知道的说我是服侍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这尘罗院的打扫小厮呢。”

苏沉面带笑容:“我又不是头回去玉真阁,非带你做什么。你啊,不是我的打扫小厮,是我的内务大总管才是嘛。”

剑心便嘻嘻笑道:“托少爷吉言。今儿个少爷大显神威,可算是扬名立万了,连带着我尘罗院都又抖了起来。今天静哥儿那几个见了我,可都客客气气呢。”

“怪不得你小子说话里都透着股喜气。”苏沉笑道,自往里走去。

剑心紧跟在后面:“不过说来也奇了,少爷是怎么知道苏越那小子在马车里搞鬼的呢?”

苏沉停下脚步,意味深长道:“怎么?打探起少爷的秘密来了?”

剑心摸着后脑勺讪笑道:“我这不就是好奇嘛。”

“行,就告诉你吧。苏越在马车里搞鬼,我看不见,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我不知道,别人却看得见啊,有人偷偷提醒了我,所以我才知道的。”

“有人提醒?是铭书吗?”

苏沉回道:“铭书当时去叫周宏,苏越做手脚的时候他根本不在,怎么可能提醒我。实话告诉你吧,是苏越身边的人。”

“什么?”剑心彻底震惊了。

苏越身边的人,有人在为苏沉做事?

苏沉似是也察觉到自己失言,低声道:“这件事你知道就可以了,其他的别多问。”

“知道了少爷。”虽然心有不甘,剑心也没办法,只能道:“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此时已到门口,苏沉道:“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吧,我要独自休息一会儿。”

挥手让剑心离去,苏沉已进入里屋。

刚到门口,苏沉脚步停下。

站了一会儿,他回过头道:“剑心!”

“少爷,什么事?”剑心回望。

“去给我打些热水,对了,用放在第二格的那个面盆。”

“是。”剑心有些奇怪的看了苏沉一眼,却还是答应了。

苏沉也不进屋,就这么在屋外等着。

片刻后,剑心端着一盆水进入,盆是用古铜制的,颇有些分量,剑心端着颇为吃力。

将铜盆放在架子上,苏沉也不要他伺候,自让他去见母亲,自己这才入屋内。

先将窗子开了半扇,然后一步一步摸索着来到水盆旁,抓住铜盆,任水汽蒸腾在自己的脸上,这才漫声道:“如果你不立刻出手,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没有回应。

苏沉笑笑,他端着铜盆转过身,盆中的热水依然蒸腾着大量白气,将苏沉笼罩在一片雾气氤氲中。抓着铜盆的手就象是在抓一块盾牌,盆中的水则略略朝向前方,做随时泼出状。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姿势,却是将防御姿态做到了极致。

苏沉这才道:“能够不动声色进入苏家,想来一定是高手。但是我都回来了,还不动手,肯定不是因为杀不了我,多半还是怕我垂死挣扎,惊动苏家吧?所以想一举中的?可惜我既然已经有了准备,又怎么可能再给你机会?别再藏了,我们谈谈吧,床边的朋友。”

最后一句话彻底摧毁了那隐藏暗处之人的心理防线。

一把沙哑声音响起:“我自认隐匿本事还算可以,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随着这声音,就见苏沉象牙床的阴影里,一个黑衣人走了出来。

感情这个人先前一直就站在屋子里,只是却没有人发现他。他仿佛天生就融于黑暗之人,与阴影融为一体,以致于仿佛隐了身一般。

但这种黑暗隐匿之能显然也不是全能的,如果事先有所准备,仔细看的话其实还是能有所察觉,如果再被人泼上一盆热水,那就更别指望能骗过谁了。

苏沉笑笑:“瞎子判断屋里有没有人,可不靠眼睛。”

没错,这个人是被苏沉听出来的。

刚一进屋,苏沉就感觉到屋里还有一个人。虽然这个人屏住了呼吸,但只要没修行到开阳境,就无法停止自己的心跳,这里的环境又相对安静,两人的距离也不远,苏沉自己一下就听出来了。

明明听到有人,却看不到一个人影,苏沉立刻意识到对方来者不善。

考虑到这几天的遭遇,苏沉第一时间猜到来者何人。

他胆子也大,明知对方可能是桑老派来杀他的,却也不跑,反而装作不知做临敌准备。

这刻那黑衣杀手被他逼出来,哼了一声:“怪不得你能杀了林懈,果然有些本事。你想谈什么?”

听到这话,苏沉笑得越发开怀了。

没有猜错,对方果然是桑老的人。昨天发生的事,今天就派人来刺杀,这个桑老行事也算凌厉果断。

不过可惜,一晚的功夫,已足够苏沉做足准备。

“我想谈的东西很简单,就在我的床头上,你在那里站了好久,一直没看过枕头下面吧?”苏沉笑道。

黑衣人楞了楞,拿起枕头。

拿枕头的时候格外小心,唯恐有什么陷阱,但事实是什么机关也没有,只有一封信静静地躺在那里。

“拆开,看看。”苏沉说。

黑衣人拆信,他的脸被黑布笼罩看不清面容气色,但是苏沉相信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弃 第三十一章 谈判(上)

,此时此刻,黑衣人的表情绝不会好。

因为那封信里正记载着昨天林中发生事件的前后经过。

他把所有事都记在那上面了。

“哼!”看完信,那黑衣人手一搓,那信便升腾起一片火光,瞬间燃烧成灰。

好厉害!

苏沉心中暗道,这个人绝对是源气士,而且看他出手举重若轻,说不定还是个引气以上级别的源气士。

沸血境还是开阳境?

开阳境不太可能,苏家老太爷现在也就是个开阳境,这种级别的存在应该不会不顾身份来刺杀他一个家族小少爷。

最多就是沸血境,更大的可能是引气境高段。

苏沉心里盘算着。

黑衣人不知苏沉这时候还有心思盘算他的实力,只是道:“你休想用这种手段来诈我,也许这封信就是你最后的底牌。杀了你,就万事皆休。”

苏沉同情道:“你是白痴吗?你就没想过,一个瞎子,靠什么去写信?”

黑衣人呆住。

苏沉又狠狠补了一刀:“毁灭证据倒是蛮勤快的,可惜……连追查笔迹的机会都没了。”

安康好的男科医院
景德镇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上饶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专家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挂专家号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