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兽血沸腾第一百六十八章有笑有泪

发布时间:2020-01-29 19:38:38

兽血沸腾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有笑有泪

可怜的潮汐领主革瑞恩趴在地上虚弱地呻吟着,背部一排整齐而深不可测的烧灼状血洞,被“冻顶乌龙”的岩浆石板上洇着一大滩的血迹,幽魂许德拉正趴在它的身体上嘤嘤哭泣着,老刘看在眼里,心中也不大好受,小丫头茉儿也在一个劲地抹着眼角,虽然在心里一直对潮汐领主革瑞恩数千年之中饱食蝴蝶人和蝉人的仇隙一朝一夕间难以抹去,可是日久生情,看到潮汐领主伤成这样,无论是老刘还是茉儿都止不住有点心酸难抑。

将革瑞恩收进空间戒指里,刘震撼赶紧和所有人撤回了那座斜坡,毕竟“冻顶乌龙”也不可能维持很久的时间,老是呆在岩浆上面也不是很保险。

邪眼暴君仍然在天空象个肉球一样悬浮着,如影随行一般跟着刘震撼,老刘到哪它到哪,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控制那个只剩两个火焰肉翼的六翼炎魔,一起飘飘乎乎地吊在刘震撼的天空上,那只巨大的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刘震撼,它的眼神就象一道剥开衣服的大手,被它这么看着,刘震撼就象被扒光了裤子一样,从头到尾都在发毛。

老刘在心里想干掉它都想疯了,却也拿它一点办法没有,和火焰帝君这个硬汉战斗之后,翡冷翠头号杀手壹条虽然进阶了,可是浑身的法力也因为刚刚那个“大印象火焰塑形”给抽的七七八八了,想干掉这个独抗地狱黑龙全族的邪眼暴君,不吝痴人说梦。

两位仙女龙倒是能上去拼一拼,不过忌惮对方有个操纵精神的特殊能力,刘震撼实在是没这个底气去敞开了大干。

壹条变成火鹤形态刚在斜坡上降落,马上就有一大堆人赶过来嘘寒问暖,搞的刘震撼一声怒骂,所有声音才全部消失掉,两个绿党僧侣屁颠屁颠地赶过来查看革瑞恩的伤势。

邪眼暴君就象一个甩不掉的幽魂,又跟到了斜坡的上空,狰狞的巨眼和獠齿密布的大嘴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摩尔亲王贝尼特斯和一大帮血精灵骑士单膝跪地,唯唯诺诺地对着邪眼暴君行礼。

“怎么样?”刘震撼对内德维德使了个眼色,看住了两位螳螂僧侣。

人马箭手内德维德不知道这么搞的,那个犀牛大小的三足金蟾居然温驯地趴在了他的身边,鼓着肚皮“呱呱呱”亲昵地叫唤着,老刘没时间去细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了,还是戒备邪眼暴君,赶紧救治革瑞恩要紧。

看到老板的眼色,内德维德立刻会意,从背后所剩无几的箭囊中扣出了五支羽箭捏在了手心,小崔也上好了臂弦,跟着自己这位箭技导师的后面,和三足金蟾一起,悄悄地盯紧了天空的邪眼暴君。

两位螳螂僧侣作了初步的检查之后,遗憾地耸了耸肩膀:“人面大蛇挨不了几分钟了,它的七寸位置受创很严重,能撑到现在已经算奇迹了。”

幽魂许德拉哭的更激烈了,亡灵是没有眼泪的,但它的悲痛却是看得见的,革瑞恩已经不能动弹了,只有嘴角还在微微蠕动着,不停念叨着吉安娜的名字。

“他们虽然是魔兽,可是他们的爱情却是我看过的之中最诚挚的一对。”壹条的眼眶一红,偏过了头去,似乎是有感而发。

“我们就不能有什么办法帮帮他们吗?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消逝在风中吗?”茉儿的眼泪也扑簌簌落了下来。

“死灵形态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的小姑娘。”海伦轻轻地抱住了茉儿的肩膀,叹了口气:“许德拉能变成海幽魂形态已经是奇迹,不要奢望两个奇迹会同时发生。”

“让相爱的人永远分开,真是一种最残酷的惩罚。”壹条幽幽地叹了口气。

“爱琴大陆有不懂的,可以去问人类,人类有不懂,可以去问比蒙祭祀。”刘震撼说出了一句关于形容比蒙祭祀拥有着渊博学问的脍炙人口的名言,从一个半文盲的嘴里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颇有几分讽刺味道。

“李察肯定想出办法了。”凝玉十拿九稳地说道。

“哦?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活革瑞恩?”立刻无数双眼睛都齐刷刷盯住了刘震撼。

刘震撼对菲高勾了勾指头,强壮的鲸鱼武士张着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左右看了看,确认老板是在叫自己,乖乖地弯下了腰。

刘震撼一伸手将他垂在腰畔的巨型佩剑抽了出来,举着这柄比他人还高的佩剑,跳起来将剑全部捅入了革瑞恩的七寸,“扑哧”一声巨响,所有人的眉毛齐刷刷跳跃了起来,速度堪比脉搏。

谁也没想到老板就是这么治疗潮汐领主的。

伤痕累累的潮汐领主眼睛一下子睁开了,眸子瞪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看着刘震撼,两只残缺不全的前爪死死地捏紧了佩剑的刃口,摩擦出了一片燥人的声音,急促的呼吸声戛然而止,潮汐领主吞咽下了最后半口空气,脑袋和爪子一起重重垂落。

“咕嘟~”所有人全在艰难地咽着口水。

幽魂许德拉扑向了刘震撼,罕见地撒起了泼,九个小脑袋一个劲地喷着死亡气息的冻气冲了过来,被刘震撼一巴掌抽了个跟斗。

果果立刻从壹条的肩膀上跳了下来,和狂奔过来的小猪崽两个打一个,把幽魂许德拉按在地上就是一通胖揍,法西斯式小号钢盔抡的兔起鹘落。

“动动脑子!”刘震撼骂一句,他的秘银手臂上环绕飞旋着的血引光环正在汲取着革瑞恩的血液,重新构成了一条湛蓝色的旋转浪纹,刘震撼将死亡领主的戒指凑了过去,沾了点血液,拨洒开了一道黑昙花魔法光晕,笼罩在了革瑞恩的身上,潮汐领主的身体迅速干瘪黯淡了下去,成了一具没有水分的木乃伊,两下弹动之后,缓缓地睁开了干瘪如絮的眸子,慢慢站起身,对刘震撼单膝跪地,用刮锅的沙哑嗓音向刘震撼念了一套效忠之类的套词。

幽魂许德拉显然有点不大明白情况,傻忽忽地看着这个活过来的潮汐领主。

“只有成为戒灵之后,革瑞恩的灵魂才不会星散,期望它自行转化成死灵生物的几率太小了,我不能冒失,反正它变成戒灵之后还能保持前生的思想,吉安娜,你以后刚好和它一起住在戒指里,也算是永不分开了。”刘震撼摸了摸幽魂许德拉的小脑袋,惆怅地叹了口气。

一阵黑昙魔纹闪过,被遗弃的戒灵火焰帝君的尸体摔落在了地上,睁着无神的大眼,这位戒灵的屁股还没捂热就被扫地出门了,实属罕见。

每一个人其实在心里都觉得一阵惋惜,如果让一个元气恢复的火焰帝君作为领主大人的戒灵战士,和潮汐领主革瑞恩相比,差距是不言而喻的,大家还没见过比这位火焰帝君更厉害的魔兽呢。

“以后兄弟们谁在战场上要是快死了,不要让他再受痛苦,直接抽刀送他一程,知道不知道?”刘震撼转身对民兵们说道。

所有民兵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茉儿这时候已经哭的梨花带雨了,几个老板娘搂着小丫头默默垂泪,魔宠的死亡会直接影响到祭祀的心情,所以大家也不好多劝她,贞德也哭的一塌糊涂,这个多愁善感,心中对人世间只存在着美好印象的小修女,自打来到地底之后,经历的事情没有一件不和尔虞我诈有关,现在又看到一位同伴战死,心里再也压抑不了积攒已久的酸楚了。

两位彼尔族权杖祭祀心里也是一阵猛泛酸水,虽然知道这个潮汐领主已经被击伤了要害,不可能救活了,可是两位权杖祭祀自认为在那种情况下,绝对做不到李察这般冷血酷烈。

刘震撼把火焰帝君的尸体也塞进了七度金戒指里,环视着已经平静的狼籍战场,心里也是微微一阵揪心的绞痛,但是脸上还得装出那副冷血表情,委实不容易。

悄悄地背转身,刘震撼用手背悄悄地抹了抹潮湿的眼角,壹条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刘震撼的肩膀,递过了一个理解的眼神和微笑。

呜咽般的风呼啸着卷过了火山夹缝,吹起一片凄风冷雾,无数的鹰毛飘飘荡荡地旋上了天空,又飘向远方。

火焰帝君的覆盖型高阶魔法“完美火山”所爆发出的流星雨,几乎将这里的正面战场悉数毁灭了,混乱胶着的战场挡住了每一个人的脚步,在那种天灾面前,没能及时撤退到斜坡后面的人全部当场死亡,连尸体都被滚热的岩浆瀑布包裹融化了;逃开这场天灾般魔法洗礼的毕竟是少数,两座火山的夹缝中间,被熔岩瀑布冲刷而过之后,留下的是已经凝结成水泥一样的冷却岩浆,无数的肢体和毛发呈焦黑色凸现在上面,每一阵轻风扫过,皮肉焦枯的味道一阵一阵熏人作呕。

就此一役,三万人的精灵大军,现在所剩下的兵力除了逃走了大概两个联队的鹰牛人之外,现在还剩下三千多人的空骑士,地面兵种更惨,一万五千人剩下不到五百人,把惨胜这两个字发挥到了极点,倘若不是占着空军撤离战场比较快的优势,躲过了天灾般的魔法,如果不是最后关头三足金蟾的叛变和比蒙武士的帮忙,卓尔们能不能打胜还真难说。

既然那些熔岩凝结的下面有魔兽的尸体,刘震撼当然也不舍得白白糟蹋了,立刻将空间戒指里的民兵们全部放了出来,带着羚牛武士们一起去把凝结的熔岩砸开,搜刮魔晶,不知道天空这位邪眼暴君打的是什么主意,老刘见它始终不曾表示什么,实在不甘心把所有人全装进空间戒指,然后大卷包跑路。

一想到魔晶,老刘的步子就迈不动了。

好事的肥罗和奥胖很快就抬着咸水夔牛跑了回来,后面有几个卓尔在他们俩屁股后面猛追,被奥胖回过头一人赏了一个大耳刮子,一大帮猛犸大力士和菲高挺胸凸肚地围了过去,贝拉米也带着獒人战士们凑了过去,把几个暗夜精灵和密林守护者推搡的滚地葫芦一样跌跌撞撞的。

刘震撼扭过了屁股,装什么没看见,这种抢战利品的勾当可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这些家伙贯彻的很彻底,刘震撼决定回去之后给几个带头的发奖状。

老刘又撇了一眼天空的邪眼暴君,这个怪物现在目光不盯着老刘了,正在和一大堆半跪在地上摩尔叽里咕噜交流着什么,光听到摩尔亲王在说话,也看不到邪眼暴君的嘴巴吐了什么字眼,真是让刘震撼纳闷死了。

刚刚撇了这家伙不到两秒钟,邪眼暴君的肉球身子上十几根触须就一起扭转着,上面的独眼齐齐盯住了老刘,就象一群邪异的独眼软蛇,刘震撼被看得一阵毛骨悚然,赶紧挪开了眼睛。

如果这货一直跟着自己怎么办?刘震撼悄悄地在心里权衡着对策,种种毒招就象沼泽里的火泡一样翻滚着。

卓尔主母幽月儿带着几个双头奇美拉骑士拖着一具简陋的担架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指着上面躺着的暗夜魔猎手加林查,幽月儿主母尽量压抑着怒火质问刘震撼道:“尊敬的领主大人,你的士兵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承认你们的羚牛武士和班尼路武士在战斗中对我们帮助很大,但是这头咸水夔牛明明就是我带着魔猎手、密林武士和空骑士几乎是豁出性命才好不容易活捉的,为此,我们付出了将近一个联队的精兵,为什么您的士兵一口咬定是他们的战利品?这些暴徒为此还殴打了我的部下!”

刘震撼撇了一眼主母,又扫了一眼担架上满身破皮烂肉的暗夜魔猎手,斜坡下的卓尔残军居然没有去打扫战场,列好了参差不齐的队伍已经开拔了,一个个被狗撵似的,跑的飞快。

卓尔们的确是被吓破胆了,这位邪眼暴君用十二道触须状的独眼发射出十二道强光射线,将革瑞恩和两位血系法师无差别击落的场面,让在远处观战的卓尔们心惊肉跳,既然是头衔是暴君,自然没有什么理由好讲,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您是卓尔,要这头咸水夔牛做什么?还特意活捉它?”刘震撼用手摸了摸肥罗和奥胖抬过来的这头黑不溜秋的咸水夔牛,这家伙躺在这里就象座小肉山,平躺着的高度起码有一米五,壮实的要命,硕大的牛头已经被钝器给砸破了,粗大的鼻孔里发出断断续续的痛苦哼哼,那一只象墩一般的独脚,在蹄胫部位已经被砍的皮开肉绽白骨嶙峋了,别的地方皮肤倒非常完整,这家伙的牛皮巨厚,上面厚厚一摞盐霜积着,足有一寸多厚,老刘摸上去就觉得一股硬的糙人的皮质在剐着自己的手指,一头活的咸水夔牛,这让刘震撼既有点奇怪,又更下了侵吞的心。

活夔牛可绝对是个好东西,把这头活夔牛的心脏挖出来,趁着心脏没停跳之前用酒浸泡住,那这头夔牛的心脏就不会停止跳动,然后夔牛皮绷制成战鼓,把夔牛心脏和酒液填入鼓腹,用牛腿骨制成一对骨棰,鼓帮上再嵌进配套的夔牛魔晶,这个战鼓就是正宗的“姜之忍耐夔鼓”了,不会停跳的夔牛心脏会用跳动帮着祭祀的骨棰一起敲击战鼓,每敲九十九下,骨棰就能爆发出一道“耐力光环”和一道“迟钝光环”,这比海加尔战役时代龙祭祀柯奇士那只夔牛战鼓都要高一个档次,龙祭祀柯奇士的夔牛战鼓是死夔牛皮和魔晶绷制的,只能敲九十九下发出一道“迟钝光环”。

更何况,这只咸水夔牛的弹跳力是那么出色,能将这种三四吨的身体象弹簧一样托上天,想必腿筋也极度发达,用来制作弓弦肯定不比"史前巨虱"的腿筋差劲。老刘当然不能撒手。

“我们卓尔需要强力战士,赛纳留斯可以给我们杂交出密林武士,那夔牛也应该可以,更何况,你没有发现吗,伊米尔牛头人很有可能就是夔牛进化后,诞生出的智慧种族!”幽月儿主母丝毫不脸红地说着这种有关杂交的敏感话题。

“魔兽进化成智慧种族?进化成人?”刘震撼被这个假设弄晕了。

“这在理论上绝对是可行的,既然动物可以进化成智慧种族,比如说你们比蒙,植物也可以进化成人,比如说牧树人,魔兽为什么不可以,数十万年的进化过程中,魔兽已经进化出了魔法能力和智慧,也应该能进化成人型了!”幽月儿主母淡淡说道:“赛纳留斯在我们卓尔进入地底之初,还只是长着人脑袋的麋鹿的魔兽,一万多年过去了,现在的赛纳留斯不也进化出胳膊了,我觉得和这些强壮的魔兽杂交,绝对能带给卓尔更多的惊喜。”

老刘只能对这位主母挑一挑大拇指,人兽交配在比蒙一些私生活糜烂的贵族中倒是有所耳闻,不过刘震撼对能冠冕堂皇挂在嘴边说出来的人,还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们不就是巨龙这种魔兽,进化出来的人型生物么。”黛丝手里端着一个帝维水晶球,对老刘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我要尽快离开这里了,领主大人,请把夔牛归还我们吧,一头活的夔牛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如果它在咸水湖中,再来十万大军我们也拿它没办法。”幽月儿主母看到自己的军队队形正在向远方蜿蜒,急急连声催促比蒙领主。

“主母阁下,这头咸水夔牛对于比蒙很有用处,我可以大度地告诉您,那四台鸟翼弩车我不要了,就用来换这头夔牛!火山背上那四台鸟翼弩车我无私地支持卓尔兄弟们保卫家园!当然,那十枚“血羽之心”还是不能少的,毕竟得有点彩头。”老刘无耻却又豪迈地挥了挥手:“至于强壮的魔兽,这您大可放心,等回到地表,我把一头基头座龙贡献给你们配种!那可是一头带有龙族血统的亚龙魔兽!”

“你......”卓尔主母被气的噎住了,她被这位领主的胡搅蛮缠给弄得心头鬼火乱冒,看到大军已经越去越远,而邪眼暴君在天空又在频频注视,幽月儿主母有点心慌了。

刘震撼吃准了这位主母想赶紧滑脚的心思,心里一个劲暗笑,反正幽月儿主母说什么,他就扯开八丈远的话题,死命拖延时间。

卓尔主母在跺脚,刘震撼在闲扯,几个民兵趁机把活夔牛给绑了起来,收进空间戒指里,阿杜骑着牛顿巨鸟去了火山边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也是志得意满的样子。

“李察大人......”摩尔亲王悄悄地站到了刘震撼的身边,推了推刘震撼的腰。

“我走了,我走了!”卓尔主母一看到贝尼特斯殿下和邪眼暴君结束了谈话,自己先慌了,手忙脚乱地爬上了一个双头奇美拉的背鞍,和所有的卓尔侍卫们迅速起飞,翔上了高高的天空。

“停!”刘震撼用双手做了一个比蒙古语中称为“司道谱”的动作,盯住了贝尼特斯殿下的眼睛说道:“我们是不是朋友?”

“是......”贝尼特斯殿下迟疑了一下。

“是朋友就好,学了你们的血系魔法又怎么样?难道我还会对付你们不成?谁让你把魔法图谱给我看到了而我刚巧又认识精灵文字,你还别说,汲取血液精华就能练成魔法,我还真没听说过呢,太好上手了,也不需要冥想,这简直是太爽了!”刘震撼立刻先发制人,象七星连弩一样,把所有摩尔的话柄都给堵上了。

(未完待续)

北京国仁医院
成医附院的电话是多少
内蒙古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成都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枣庄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