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灵语者 第四十二章 改命之战 四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2:47

灵语者 第四十二章 改命之战 四

二人不知身在何处,也不敢贸然深入林中,翻过了两道沟壑,一路贴着地面疾行,左顾右望,寻找水源。

天光渐亮,行了一阵,魏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登上一处高坡,迅捷地爬上一棵大树,到了树冠处,左手勾住树干,右手抬在眉间,举目四望。

杜xiǎo秋跟着攀爬了上来,学着他的模样,从另一个方向放眼远眺。他心思机敏,已然猜出魏真此举的目的。

“在那边。”过了才一会,二人手臂一伸,几乎同时指向了东南方,那个方向有一片茂密的树林若云蒸雾隐,雾气比其他地方明显浓厚了许多。

两人循着这个方向,xiǎo心翼翼地快速行去。

约莫一个时辰后,两人的xiǎo脑袋从一片茂密的枝叶间探了出来,眼巴巴地望着下方一潭七八丈范围的清碧湖水,却哪敢贸然冲下。

湖水的四周此刻聚集了各种凶兽,除了黑额虎、蛮角狮、长尾豹、森林狼群之类,还有几种他们从不曾见过的怪兽,模样稀奇可怖,吐露着红紫不一的长舌,或吞吸湖水,或梳理毛发。这些凶兽间仿佛达成了某一种天然的默契,各立在自己的地盘,互不侵犯。

直至初阳升至半空,阳光从高空直接洒下,将湖水映照得恍如镜面,凶兽群才逐一开始迈着蹒跚的步伐缓慢离去。

杜xiǎo秋心头雀跃,正要纵身跃下,背后蓦然一紧,被魏真一把死死拽住了脖领。

“再等等。”魏真低声道,一股极度危险的征兆在他心头兀现。

果然,约莫过去了一盏茶时分,湖水的对面传来一阵落地声响,三个青年奴军从另一颗大树之上跳下,几个跨步间来到了湖边。

“哈哈,看来这里没有其他人了。”一个疤面青年扬声大笑,蹲起身子掬水痛饮。

“xiǎodiǎn声,那些凶兽还没走远了。”旁边一个白面青年埋怨道,眼神xiǎo心四顾,又确认了一番后,才半蹲下身体捧水啜饮。

三人心神才松懈的一刹那,突然林中嗖嗖几声风响,数支弩箭激射而出,三人尚来不及起身,便在惨叫中倒地身亡了。

“嘿嘿!”一个身材如侏儒般的瘦xiǎo青年面带冷笑,手里提着两把自制灵弩箭,从地面一处低矮灌木丛中钻出来,绕着三人的尸体转了几圈,又警惕地环视一番,才弯下腰去收取三人的身份铭牌。

瘦xiǎo青年将三人尸体里里外外细摸了一遍,搜出来八/九个xiǎo袋和十来个身份铭牌,他心满意足地diǎn头自笑一番,并不急着去喝水,只掬了一把湖水抹净脸面,然后掏出腰间的水囊,侧身蹲下,一手装水一手持弩防备,显是无比xiǎo心谨慎。

他百般防范,却完全没有想到在他的身后,其中一具“尸体”此刻竟悄无声息间站起了身,拾起一块鹅卵大石,对着他的后脑勺使劲砸了下来。

“幸亏我在后背多垫了几块兽皮,救了自己一条xiǎo命。”説话的赫然是先前三人中的白面青年。

他用力在瘦xiǎo青年脑后猛砸了数十下,犹不放心,又狠踹了几脚,抓过对方手里的东西,又从其怀里摸出十来个xiǎo袋和铭牌。

“这下发大了!”他取过瘦xiǎo青年那两把灵弩箭,得意地笑了起来。

他笑声还未落下,一支丈长的尖尖树矛恰于此时飞临了他的胸前,他面带笑容眼睁睁看着那一支树矛穿透了自己的身体,目光呆滞,身体随即萎然倒下,这次却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距离魏真和杜xiǎo秋仅十米开外的另一颗大树,上面跳下了一个青年人。这青年长得一脸憨厚,面上带着几分纯真老实的笑容。

他是一名九级灵士。

“树上的兄弟请现身,我已经发现你了,这些东西我们可以均分。”憨厚青年轻轻将丈长树矛从白面青年的尸身上拨出,左手间却暗藏了一把灵弩箭于身后,笑吟吟地对着面前的树林喊道。

魏真与杜xiǎo秋惊诧地对望一眼,看出了彼此心中的震惊。

“露面还是不露面?”

两人眼神里闪烁着的是同一层意思。

改命之战已经进入第三日了,能够存活到现在的人均不简单,都是心思机敏、手段不凡之辈。

“兄弟若再不现身,我可要出手了。”湖边的青年继续説道,脸上仍是一片人畜无害的笑意。

魏真瞬间心念电闪,若是放在以前,他或许早已跳了下去。但在这一刻,一个不可遏制的念头蓦然浮现在了心念间——这可能又是一个圈套,憨厚青年根本不确定湖边的树上还有无其他人,他所做所説的一切均是在试探,所以他迟迟不肯出手。

如果他二人拒不现身,这青年定会拾捡了战利品后扬长离去,危险自然也就不存在了。但几十张身份铭牌、数十个口粮袋以及水囊和灵弩箭,对任何一个参加改命之战的人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必需之物,诱惑力同样令人心动。一旦得到这些东西,在这处处布满杀机的野熊沟里,他们的生命就多出了一份保障和希望。

就在二人尚在犹豫的时候,却从四十米外的另一颗树间,又有一个人现出了身形来。魏真看到这人的第一眼,心中顿时暗叫了一声“糟糕”,他身体刹那间绷紧,竟是做出了随时冲杀的准备。

那人是一个穿戴麻衣草帽、神情间总有几分腼腆羞涩的清秀少年,年龄看上去与魏真和杜xiǎo秋一般,他的腰间挂着一个药草篓。

“你认识他?”杜xiǎo秋察觉到了魏真的异常。

“不认识,见过两面。”魏真闷声道。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这个不知名的少年心有好感。

憨厚青年见到清秀少年乍然现身,神情明显一愣,显然没想到还真有人会出来。不过看对方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修为仅是五级灵士,他顿时又放心了不少。

“原来是位xiǎo兄弟,怎么称呼?你的同伴呢?”青年语气良善,双目却微不可查地瞟向了四周。

清秀少年的出现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在他想来,以对方xiǎoxiǎo年纪和五级灵士的修为不可能一个人独活到现在。

“他们在那。”清秀少年伸出皮肤白皙的右手蓦然一指,正是魏真和杜xiǎo秋藏身的地方。

“哦?”憨厚青年再次大吃一惊,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xiǎo子把我们两个都出卖了。”杜xiǎo秋远远地狠瞪了清秀少年一眼,却仍旧随着魏真一起跳下了树。

三人很快走到了一处,却保持开了三两米的距离。

魏真对着清秀少年友善地一笑,对方却只是冲他眨了眨眼,这时他鼻端又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药草香。

“我请你们吃果子。”清秀少年説道,一边从草药篓里掏出来三枚清亮透红的无名xiǎo果,分别抛向了三人。

魏真接过之后,一下直接扔进了嘴里,杜xiǎo秋正捏拿着果子细看辨认,想要提醒他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憨厚青年也只将那枚红果放在右手里把玩,他一眼看出了杜xiǎo秋和魏真的修为,目光更在魏真身上多停留了一秒,心头虽有些惊异,口气却似十分高兴,説道:“不如你们都跟在我身边,我保证大家可以活着胜出。”

他説话之间,走前了几步,又将四人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杜xiǎo秋撇撇嘴。

“不用了,况且四人组成xiǎo队,违犯了参战规则。”

之前湖边的种种戏剧性变化,他和魏真、清秀少年都看在眼里,若非有他们三人在,这位憨厚青年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里的那最后一只黄雀了。

邀请被直言拒绝,憨厚青年也见不生气,右手抬起将丈长树矛直插入地面,脸面上又浮出了那种纯真的笑容。

“我们四人马上平分东西,这里可不是久留之地。”

他倒也干脆,蹲下身来,开始翻检清diǎn地上的一堆战利品。

“咦?那是‘犀’——”青年突然目露惊恐,将那一个“犀”字拖长了几分,右手食指指向了三人身侧。

魏真和杜xiǎo秋听得那个“犀”字,顿时一阵头皮发麻,昨夜生死惊魂的一幕还停留在脑海里未完全散去。

二人内心同时一紧,杜xiǎo秋更是连头都不敢回,只想着抬脚开溜了。

魏真刚要侧目去看,却见清秀少年又一个劲地在朝他眨眼,他陡然之间意识到了,这是憨厚青年放出的又一个陷阱。

但为时已晚

灵语者  第四十二章 改命之战 四

,青年左手闪电递出,扳动了灵弩箭,口里叫嚣道:“去死吧!”

魏真的懊悔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心中的一股狠劲却在这时被骤然激发,左手捏拳,右手持黑棍,拼命一般径扑向了憨厚青年。

三只弩箭闪电般射出,清秀少年似早有准备,一个侧身轻易避开了射向他的一箭。

魏真和身扑上,同时挡住了射向杜xiǎo秋的一箭。他只觉左肋一阵剧痛传来,却正是中了这一箭,另一箭却射在了他胸口正中。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大概费用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免费热线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住院费多少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看病价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